齁甜豆大福

齁甜豆大福

 
   

脑子烂了



  谁年轻的时候没有过一次奋不顾身爱上一个人的经历呢…


  大仓忠义用一只手整了整领带,车窗上的雨水蜿蜒着流下来,心情也变得湿漉漉的,小心的从后视镜里瞟那个后座睡得十分安静的人,又不敢多看的别了回去。


  他从没想过能再见到丸山隆平。自己已经封好塞进心底的那个小匣子又开始躁动不安,里面关着的那只小兽低吼着想要出来。扯得心脏有些疼痛。


>>>>>>>

 

   “小忠~”眯着狸猫眼的少年神秘兮兮的凑过来趴在耳边呼唤他


  “……唔诶?!”睡得一脸迷茫的少年被吓了一跳,顶着他那张有点歪的脸生无可恋的看着这个神秘兮兮的狸猫少年。


  丸山红着脸挠了挠头,把脸凑近大仓的耳朵一边指向门口,顺便忽略了少年一下子变得通红的耳尖。


  “你看,很可爱吧。”


  大仓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一个叼着鱿鱼五官精致像洋娃娃一样的少女,身材娇小表情冷漠,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一转头看到丸山一脸幸福的表情,刚刚升起的热度瞬间冷却下来。大仓咽回一肚子话,露出一个和平时无异的笑脸,戳了戳丸山的肚子。


  “你这个家伙,这次相中的姑娘看起来不怎么好追啊。”丸山平时就喜欢撩女孩子,情话也是张嘴就来,恨不得全校女生都得被他把个遍,大仓尽量用和平时一样的语气和他说话,一边颤抖着睫毛,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反应。


  然而对方也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女孩“不,小忠……她给我的感觉不一样……”丸山露出了狂热眼神,猛地扭过头来看着大仓。


  几乎被那个眼神的温度灼伤,大仓不自在的挪动了一下。


  丸山吸了一口气,“我这次是认真的,我看到她第一眼就觉得,想要一辈子和她在一起,如果能被她温柔的注视着……”丸山眯着眼睛一脸陶醉,蹲下来平视的大仓。


  “我想追求她,你会帮我吧,小忠。”


  “……唔,那是当然,不过你失恋了可别来找我哭鼻子哦~”


  “讨厌啦,我还没开始你就诅咒我!不找你哭找谁啊。”丸山一把搂住大仓的脖子,被后者恼羞成怒的推开,俩个人像平时一样斗嘴吵闹着。


  “如果这是个噩梦,请快点让我醒过来吧。”大仓在心里偷偷祈祷。


  结果自然是没醒过来,从那天开始,那个女孩的存在就像滴到水中的墨水一样,迅速扩散直到充满了两个少年之间的生活。


  大仓知道了那个女孩的名字叫subako,喜欢鱿鱼讨厌菇类,是学校轻音部的主唱,平时懒洋洋凶巴巴的却很有人气,和学生会主席横子副主席村子是很好的朋友。不擅长学习,尤其讨厌国语。长着一张抖s脸却很能激起丸山的保护欲。


  今天也顶着熊猫眼昏昏欲睡的陪丸山蹲点。


  “这是第几次啦……”大仓打着哈欠看蹲在一旁手里提溜着一兜鱿鱼片的丸山。


  丸山开始掰手指头“1.2.3.......啊总之得有十多次啦!”


  大仓眼神死的看着丸山。


  这个桥段基本在重复了二十次后,在一个漂浮着樱花气息的春天里,丸山的春天也被他楼入怀中。同时大仓进入了永无止境的漫漫长冬。


  丸山陷入了热恋。


  大仓每天中午叼着面包百无聊赖的趴在书桌上,看着丸山空荡荡的座位,突然怀念起天天早上陪丸山蹲点的时候了。想到丸山那张因为紧张而通红的脸,他就噗噗的笑起来。


  说起来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丸山的呢,这事儿大仓一点也想不明白,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像呼吸空气一样自然的喜欢上了。


  意识到自己喜欢丸山这件事,大仓也不是没纠结过,但仅仅纠结了两个晚上他就妥协了。毕竟这种心情谁也控制不了,看见他心中就会飞起无数轻飘飘软绵绵的飞絮,一点一点瘙着他的心。


  丸山和subako进展很好,也介绍过大仓给subako认识。在丸山自豪的搂住大仓肩膀给昴子介绍的时候。大仓使劲露出自己最好看的微笑,挺直脊背,没有像平时一样推开丸山。


  这一刻不知道他在努力证明什么。


  证明自己是丸山最铁的哥们儿?最好的损友?在一起吃饭的时间都比你们交往时间长?比你喜欢他多一百倍?大仓脑子里混混沌沌的想着。直到吃完这顿饭,各回各家,泡起了澡,大仓才从那个气氛中缓回神来。


  大仓默默的把这份心意藏起,同时也慢慢的疏远了丸山,怕自己再看着他还是会动心,大仓开始玩命的学习,进了最好的班级,考了离家最远的学校。


  毕业的那个暑假,大仓捏着录取通知书躺在家里的地板上。闭着眼睛回忆整个高中有丸山参与的前半部分,想着想着就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希望想起你的时候,我都是笑着的。


  丸山说过最喜欢他笑了,想要独占这个笑容。大仓当时很厉害的动摇了,看着丸山软软的笑,脑子里乱糟糟什么都思考不了。


  毕业之后大仓再也没和丸山联系过,他固执的换了电话号码,搬了家,远远的离开了那个盛满了回忆的城市,按部就班的读大学,毕业,最后成为一名理科老师。


  直到今天去一家拉面店吃拉面,隔壁桌人吃着一盘咖喱吃的呼呼作响。大仓好奇的扭头看过去。


  还是记忆中的发型,还是那个浮夸的吃饭方式,在拉面店里点咖喱的估计也就这个人做得出来。


  大仓如同被电击了一样浑身震了一下,死盯着隔壁桌那个人。接下来的事情像是慢镜头一样。


  丸山放下了勺子,好看的手指捏起纸巾擦了擦嘴,回头的时候发现了大仓,没什么变化的狸猫眼里溢满了惊讶,他愣了一下,温柔的笑开了。


  “小忠?好久不见了。”


  大仓有点没出息的想哭,看着丸山温柔如当年的黑眼睛,他就知道不管再过十年,二十年,不管自己再怎么藏,怎么逃,都逃不出这个人编织的温柔大网。


  丸山从开始就没想过网住他,一直都是他自投罗网,无法自拔。


  两人开始叙旧,丸山喝了点小酒开始絮絮叨叨埋怨大仓冷淡,自己一个人走的那么远还不联系他云云,大仓从头到尾如置梦中,嗯嗯啊啊的应和着。


  丸山趴在桌子上侧头看着大仓,说真好,你一点都没变。


  大仓想要反驳他,我长高了,我变帅了,我成熟了,不再喜欢吃甜的了,不喝牛奶改喝啤酒了。但是看着丸山喝的发红的眼尾,和笑的水汪汪眼睛。嗓子一紧说出来的只有一句干巴巴的是吗。


  大仓想问subako你,你俩怎么样了,到最后还是没问出口,他盯着丸山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仿佛吞了一盒冰块,头和胃揪了起来。


  缠不过丸山,大仓最后还是和丸山交换了电话号码。外面轰隆两声下起了倾盆大雨,大仓只好打了电话叫了辆出租车。


  丸山看着大仓逃一样的坐到前座,自己默默的坐到了后座,表情有些惆怅,但是很快就输给了困意,伴着雨声在后座上睡了过去。


>>>>>>


  盯了一会儿,大仓最后决定报了自己家的地址。把衣服披在丸山身上半拖半拽的把这个喝多了的人扯回家。


  虽然自己浑身湿透了还在滴着水,大仓还是努力的拍着丸山希望他清醒一点去洗个澡。

丸山赖着大仓的腿完全不动,大仓知道这个人根本没有那么醉,就是在撒娇耍赖而已。


  “maru酱!”


  丸山终于睁开眼睛盈着笑看大仓气急败坏的揪着他的领子,屁颠屁颠的去洗澡了。


  等大仓也洗完出来看见丸山男主人一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内心是崩溃的。坏心眼的走过去按灭电视,引来丸山不满的抱怨。


  “小忠你越来越坏了!”


  大仓有点想笑,硬生生憋回去换上一张面无表情的脸让丸山赶紧睡觉。


  丸山抱怨着“小忠你还是变了,你没以前那么喜欢我了。”


  大仓心里一跳,回了一句,我确实喜欢过你。说完才如梦初醒把门一关,拒绝看丸山。回想那个震惊的表情,像针一样扎在胸口,大仓眼皮一烫,连鼻子也酸起来。


  第二天早上,匆忙洗漱后没想到丸山给自己做了早餐。本来昨天说了多余的话,今天不知道怎么相互面对的气氛也因为这顿早饭缓和了。


  大仓喝着粕汁想这些年来丸山真的变了很多,变成一个成熟可靠的男人了,天天慌慌张张不靠谱的家伙,做饭居然也变得好吃了。


  出门上班之前丸山硬把一个包着橘黄色手帕的便当盒塞到大仓手里,叮嘱他一定要吃不要剩饭。


  心里想着这简直是爱妻便当啊的大仓立刻红了脸,随便应付了几句就飞奔出去了。


  因为一直惦记着那盒便当,大仓一上午都心不在焉,到了中午就赶紧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开始拆手帕。


  打开盒盖的那一刻,大仓捂着脸嘟囔了一句还真是爱妻便当啊……


  一整天都春风得意,回到家的时候丸山已经离开了。大仓慢悠悠的刷饭盒,想着他总是要走的。


  就这么被温柔的撩拨了一下,让你觉得心动了之后飘飘然,却又发现这一切都是你一个人在自作多情。


  这之后大仓依旧每天忙忙碌碌的上着班,丸山偶尔会给他发信息,全是些没营养的话。大仓也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回,慢慢的丸山不再给他发信息了。


  就这样也挺好。


  今天天也很蓝,大仓从教室往窗外看去,恍惚间看见两个男孩子蹲在一起。


  “小忠,你看为什么石头能开出花来?”


  “maru酱好无聊……”


  “大概是石头缝里有一点土,它就能活下来吧,好厉害!”


  “像maru酱一样顽强啊”


  “啊,你这个比喻好讨厌啊小忠。”


  大仓揉了揉眼睛,坐回椅子上,低着头沉思。


  “老师,你在哭嘛?”


  “…………没有。”


end.

 


 


存个地儿……终于完整的写出来一次二人花了😌

饿,想吃粮!


 
 
评论(1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