齁甜豆大福

齁甜豆大福

 
   

咖喱不要动

改了一下…依旧是为了口食儿啥都干的我。

cp仓丸,结局不好。


  丸山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太阳的余热也快要消失殆尽,午睡后总是让人觉得空虚。伴随着胃部尖锐的刺痛丸山掀了被扯了窗帘头昏脑涨的去厨房开冰箱。


  显眼的绿色便利贴黏在冰箱门上,丸山注视了一会儿卷曲的纸边,直到裸露的脚踝上传来空气的凉意。收回目光打开冰箱门用眼睛进行扫荡。


  冰箱里除了成盒的过期咖喱块什么都没有。


  决定忽视胃部的不适,来到客厅随手拿了盒游戏塞进机器里开始玩,读了第一个玩了60个小时那个存档,角色okuma君做了一个健美的动作,惹得丸山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玩着玩着天很快就黑了下来,丸山一向对这种动作游戏苦手,被小猫三次拉回营地之后任务也宣告失败,呲牙咧嘴的往地下一躺,头边上就是一个绿色条纹的抱枕。伸手把抱枕搂在怀里,鼻尖抵在上面轻轻的嗅。


  熟悉的轻柔气息。


  小心的没有覆盖存档,关掉游戏机,把两个手柄收回电视柜里。地毯毛茸茸的扎着脚心,电视柜上放着一张合照。


  少年穿着背心裤衩咧着嘴,笑的有牙没眼,小歪脸贴在另一个稍矮少年的脑瓜上,胳膊亲昵的跨过他比了个小树杈。另一个看着镜头无奈的被压弯了脊背,眉眼间全是温柔,微微抿着笑意,手里捧着一束花。


  丸山猛的把相框扣下,回身让自己栽回沙发里继续搂着抱枕,看着窗外的夜空被地面的灯光染上点薄薄的橘黄,昏暗让丸山眼皮一沉困意涌上来又要睡着。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毛乎乎的发顶,小歪脸流着口水硬是挤在丸山怀里,以至于脚耷拉在沙发外面,睡得直皱眉头。丸山慢慢的伸手搂了搂面前的人,就像过去无数次做过的那样。随后,大仓稍微带着迷茫睁开了眼睛。


  丸山感觉自己望进了一潭星空,或是瞥见银河中的一隅。


  面前的人反应了一会儿蹭来蹭去的手脚并用缠上丸山,一副想要多睡一会儿的样子。丸山也由着他搂,气氛刚好大仓把嘴唇凑过去贴在丸山嘴上,眼睛亮亮的像个得到奖励的小狗,直直盯着丸山看。


  突然的丸山肚子咕噜噜哀嚎了一声,大仓贴着丸山的嘴大笑起来,翻身撑在丸山上面在左右脸各摩挲着亲了一下才跨下沙发进了厨房。留丸山一个人躺在沙发上既懊悔又害羞,从脸颊烫到脖子根。


  大仓拂过光滑的冰箱门,熟练的拉开翻找食物,丸山刚想出声提醒他只有过期咖喱,就看大仓变魔术一般从冰箱里搬出各种食材。搔搔后脑勺,看着冰箱橙黄色的灯扑在大仓脸上,丸山想去开厨房的灯却把手缩回来了。


  大仓注意到厨房门口的丸山,快步走过来抓起丸山的手腕把人推进沙发里塞给他一个手柄。


  “你先玩,饭好了叫你。”


  丸山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妥协的拿起手柄,角色还是那个okuma君,依然做着健美的动作,丸山却没再笑出来,他时不时紧紧盯着大仓切菜的背影,玩的心不在焉,角色也是不停被随从猫拉回营地,最后丸山索性放弃任务捏着手柄溜到厨房。


  刚打算偷拿一块炸鸡,就被拍了手。大仓一手拎着菜刀一手掐着腰对丸山发火,表示说多少次了不要在开饭前偷吃,对做饭的人特别不尊重吧啦吧啦吧啦。丸山低眉顺目的听着大仓数落他,蓦地嘴里被塞了口炸鸡,惊讶的抬眼,大仓半是别扭半是得意的看着他。


  “好吃吗?”


  丸山忙不迭的点头,觉得自家大仓简直是天使和恶魔的混合体。大仓把炸鸡盘子推给丸山,让他拿一边吃去,别碍他做事。


  电视里放着恐怖番组,丸山倒是兴致勃勃看的起劲儿,大仓叫了他好几遍也浑然不觉,被无视过头的人不满的扁嘴,从后面戳了戳丸山的肩膀,丸山回头正好把脸贴上了大仓早就摆好位置等着的嘴唇。


  大仓满意的起身,念叨着都说了再不起来我就亲你了快来吃饭我做了吧啦吧啦吧啦。丸山摸着脸颊挪到餐厅,看着一桌子基本都是他爱吃的,感动的看向大仓,结果这人已经食物塞满嘴顾不上看他了。丸山在心里偷笑,墩了墩筷子也开动了。


  酒足饭饱洗完澡,俩人窝沙发前面打游戏,共同裹着一条毯子,丸山的胳膊挨着大仓的胳膊,丸山的肩膀贴着大仓的肩膀,根本不在意打游戏舒不舒服,就是想黏糊一会儿。大仓突然转过头仔细的看丸山,噗嗤噗嗤的笑起来,说maru酱你变了不少呢,丸山老脸一红低着头嗫嚅些有的没的。


  电视的荧光还在闪,游戏中的主角们已经三猫车出局,现实里我们的主人公已经裹着毯子滚到一起去了。


  丸山眨着湿漉漉的眼睛看大仓,后者会意的和他交换了一个湿润绵长的吻,拄在地毯上的手掌扎扎的大仓的前发搔的丸山心痒痒,稍微有点急不可耐的去扒身上人的衣服,有一下没一下揉他的胸。大仓有点喘,一把抓住丸山的手抻到面前咬了一口,喘着气附上身下人的耳朵。


  “总摸我胸干嘛,就那么好摸?”


  丸山在心里大吼着当然好摸啊!你浑身上下除了屁股就是胸最好摸了!你自己说你屁股大的啊,可不是我说的。虽然这么想着但是还是露出一副真诚顺从的表情,满脸写着我最听话。


  大仓毯子一掀顺着丸山衣服下摆就往上摸过去,大仓练过鼓,手掌上方和关节处有薄薄的茧,丸山垂眼看大仓低着头在他胸腹舔来舔去,发旋在眼前一晃一晃,忍不住伸手摸了他的头。大仓猛的一抖抬头,眼睛里看不清的情绪混在一起水雾蒙蒙,丸山看的心里一跳,叹了口气躺的溜平扯了大仓一只手握着,指腹揉丨碾着他的掌心。


  手掌真薄。


  丸山脑子里猛然插进一句话,手掌薄,福薄命浅。他闭紧了眼睛,尽量不去想没用的事,温顺的承受身上大仓的重量。粘腻的声音咕啾咕啾的从被捣丨弄的地方传来,丸山羞得脸通红,抿着嘴喘气,时不时泄出一两声哼哼。


  安静的空气里只剩下大仓闷闷的呻丨吟声和肉体撞击的声音,丸山腰下垫着那条抱枕努力抻脖子抬脸去看大仓,后者扶着丸山的跨垂着头,紧闭着眼睛一脸情色,半张着嘴看得见一小块舌头,身体随着顶丨跨微微晃动,丸山咬着下唇就那么看着他的脸,想要把他的模样印在眼球上一样目不转睛得看。


  大仓睁开眼睛就看见丸山眼神迷蒙的咬着下唇死死盯着自己,压弯了丸山的腿凑上去亲他的眼睛再转到嘴,轻柔的舔那处下唇上的齿印,身下的抽丨插加快了速度,丸山憋不住的小声叫唤出来,念叨着大仓的名字手死死的抓住他不放。


  “maru酱总自信满满的说我喜欢你……”大仓从汗湿的前发下看丸山通红的脸,看他死盯着自己的眼珠,伸出一只手摸他脸上的汗,笑的像是个发光体。


  “我现在觉得你才是没了我不行啊,真是爱撒娇,你得长大啊maru酱。”丸山看着大仓带着点小得意的笑,眼泪倏的的下来了,含糊着带着委屈的抓着大仓,被年下教育了。想说的话有很多,话到嘴边却被大仓亲没了。


  身体里切实的感受着大仓的动作,手掌上也接触的是温热的皮肤,眼前的还是号称能拯救世界的笑容,丸山之前的空虚感被这个人温柔的抚平,这个名叫大仓忠义的人,像太阳光一样包裹着自己。现在思考不了,丸山低声啜泣着洒了自己一肚子,随后恶意的夹了大仓一下,果不其然那人哼哼一声就泄了。


  大仓毛茸茸的脑袋趴在丸山胸前蹭,数落着他的maru酱过分,居然夹他,害他早丨泄。丸山搂着大仓的肩膀安静的躺着,突然有一种想抽烟的冲动。虽然他从来不抽烟。


  “maru酱。”


  丸山偏过头看大仓,那人凑过来在离他脸很近的地方盯住他认真的说


  “对不起,你别哭了。”


  没头没脑的道歉,丸山也没问他道的是哪个歉,也没说原不原谅他,抹了一把脸,反过来看进他的眼睛。


  “tacchon,你还走吗。”


  一瞬间的安静,窗外的霓虹灯变换着眼神,连路过的汽车声都听得见,钟表滴答走着,远处传来急刹车刺耳的声音。


  大仓弓起身子把头埋进丸山胸前搂着他的腰闷声说着我还能去哪,除了maru酱身边我没别的地方可去。


  丸山鼻子一酸又想掉眼泪,他吸了下鼻子刚想说点什么,大仓却突然抬起头。


  “睡吧maru酱……”


  丸山想说我不睡,我不困我还想和你说好多话,我还有很多事没告诉你,但是眼皮却慢慢沉了起来,面前大仓的样子模模糊糊的昏暗了下去。隐约感觉大仓亲了自己的下巴说,睡吧,明天还是新的一天。


  是啊,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丸山被窗外照进来的光芒刺醒,胃部尖锐的刺痛陈述着他很久没进食的事实,电视开着画面还是游戏主角在村子里。手边搂的是一个只抱枕,丸山起身一条绿色毯子滑到地上,滩成一团。


  丸山一如既往的走去厨房,发现冰箱上还是粘着那张绿纸【我买了好多咖喱,maru酱要等我回来不许偷吃哦!❤】丸山看了一会儿拉开冰箱门,里面没有蔬菜也没有剩饭,还是那几盒过期咖喱。丸山揉着饿的刺痛的胃,去浴室换下湿哒哒的内裤,面无表情的搓洗着。


  镜子里的男人面色青白头发蓬乱胡子拉碴,眼睛无神的布着血丝,眼角也爬上细纹。回想梦中人还是当时模样,丸山不甘的一拳捶上镜子。转而看着洗漱池上另一个人的塑料牙杯,发狂般的大吼着把它扫到地上,扯着自己的头发面冲天花板张大嘴巴像是离水的鱼张张合合。最后丸山还是颤抖着蹲下捡起那个塑料牙杯,摩挲着上面的okura专用,搂入怀里。


  浴室传来男人绝望的啜泣声。


  牙杯是他喜欢的绿色,以前从来不让丸山抱的抱枕现在可以随便抱了。厅里的电视还亮着,游戏也还是他喜欢的那盒,存档是永远的60小时。以前丸山有一次偷玩不小心盖了他的存档,这人还闹小脾气三天没理丸山。冰箱里那人买回来的咖喱,丸山从未动过的为他留着,冰箱上的绿色贴纸说等他回来,似乎只要贴着贴纸,他晚上还会精神百倍的回家和丸山撒娇要吃咖喱。


  只是丸山知道他再也等不到他笑的一脸灿烂的小歪脸少年了。


 


 

∞∞∞∞∞∞


继续举起碗!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