齁甜豆大福

齁甜豆大福

 
   

【二人花】夏の恋人


(二花群联文活动第一棒,仓丸仓无差。)

   初夏的热浪在空气中横行,丸山起身翻着冰箱掏出一罐冰冰凉的可乐喝,被碳酸冲的眯起眼睛,嘴唇抵着罐口看着书桌前的习题发呆。冰凉的罐身上慢慢的附着上水珠,丸山换了一只手,拿了两秒把它放到桌上。

   门被敲响了。

  一步一磨蹭的去开了门,门外高个儿的少年等的有点急切,手里端着小锅往他身上怼。

  “???”

  丸山一头雾水的端着小锅看少年招呼都没打旋风一般说了句再见就关门离开了。脑子里一阵过电,思索了无数种恐怖片里的可能,硬是没敢掀开看看里面是什么。锅刚放上餐桌,门又被敲响,丸山开了门有些呆滞的看着刚刚那个少年。

  “啊,不好意思,刚刚忘了说,我是今天刚刚搬到你家隔壁的,”他可能不擅这种寒暄,眼神一直游离在丸山之外“我做的咖喱,不知道你吃了吗,我对自己的手艺还有点自信。”

  丸山摇了摇头,看这个少年和他差不多的年纪,却比他高出一个脑壳的高度,脸上不少痣,嘴唇肉肉的说话时会稍微撅起,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我看咱们年纪差不多,我叫丸山隆平,你叫什么?”

  问完就觉得自己唐突了,因为对面的人陷入了沉默。等了一会儿,丸山自觉有些尴尬,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对方一把捉住他的手,把突然将脸凑的极近,眼睛里倒着光映出丸山的轮廓。

  “大仓,我叫大仓忠义。”

  仿佛被这个声音入侵了大脑,丸山浑噩的送别大仓坐回书桌前却再也无心做题,转眼看见罐装可乐上凝的水悄悄洇湿了试题边角。

  大仓手艺确实不错,丸山舔了一下嘴唇,回忆起刚刚吃的那顿咖喱,好吃的过分,如果硬要让他说加了一种什么调料…大概是魔法吧。

  说不定就是名为恋爱的魔法呢。

  第二天丸山上门去送锅,大仓睡眼朦胧的和他道谢,可能是还没睡醒的缘故,大高个看起来比平时柔软了几分,丸山有点开心的看他的嘴嘟嘟囔囔开开合合。听了不到两分钟就被邀请进屋,坐在了大仓家客厅的沙发上。

  坐立不安,丸山不自在的调整了一下坐姿,大仓家里几乎简单的什么都没有,客厅里除了沙发电视一提地毯,空的可怕。他四处望着,没有一丝一毫能暴露屋主人喜好的物件,他不由得皱着脸疑惑起来。

  大仓泡好茶进来就看丸山皱皱个脸,差点笑的打嗝,茶具咯啦咯啦乱晃,吓得丸山赶紧从他手里接过茶托盘。

  茶的滋味相当平淡…丸山喝了几口从杯沿处看大仓望着窗外的脸,表情十分放松,和昨天不论神经还是身体都绷得紧紧的人不一样。

  “丸山君,是我在这个地方认识的第一个人。”

  丸山嘴唇抵着杯沿说毕竟你也才来两天。大仓哼了一声故意使劲儿往丸山身边一坐,颠的他一口茶哽在喉头憋的脸通红。

  这之后就像个节点一般丸山和大仓的关系迅速好的跟一个人似的。过暑假的少年们闲的发慌天天腻在一起,称呼也从“丸山君”“大仓”变成了“maruchan”“tacchon”要让丸山说因为什么,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反之要是去询问大仓,倒是可能会得到有趣的结论。

  电视荧屏亮着,丸山叼着冰棒口齿不清的问大仓要不要吃,后者忙着噼里啪啦的和虚拟怪兽交战,染色球回复药G磨刀砥石来回切换不亦乐乎,嘴里却还嚷嚷着要吃要吃,丸山坏心眼的把自己嘴里那支递过去,大仓毫无芥蒂的咬了一口,手上动作没停。

  丸山此时心里是怎么想的呢?总之外表来看变得相当混乱,就在他纠结的当间,大仓已经张着嘴等待第二口喂食了。

  大概是张嘴张得口水都要淌出来了也没等到第二口冰棒让大仓有些不满,稍微抱怨的看向丸山。

  ?

  最糟糕了,大仓心里想着。丸山完全死盯着自己仿佛他做了什么难以理解的事。大仓叹了口气转回去继续玩游戏,然而角色已经被怪兽放倒躺回老家了。

  丸山看着大仓丧气的往地毯上一倒嘴里念叨着都怪maru,感到不服嘟囔着怎么就全怪我了,明明是tacchon自己贪心又想吃冰棒又想打游戏的错。

  大仓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将身体摊开平躺在地上,似乎不想再和丸山吵嘴,半响突然发出低沉又平静的声音。

  “maruchan。”

  大仓维持着躺倒的姿势盯着丸山,眼珠里反着电视里淡蓝色的荧光。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明大人存在吗?”

  似乎是相当期待回答,大仓猛的一翻,坐了起来。小腿压到了遥控器的音量键,游戏音乐一下子消失了,丸山在这瞬间的寂静中听见了窗外的蝉声,冰箱制冷声,浴室里的水箱声,最后听见的是自己干涩的声音。

  “怎么可能存在……”

  看起来像是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大仓咧开嘴笑了两下。说着maruchan对这种方面上的看法真的很无聊啊…

  不,事实就是这样的。丸山在心里偷偷的说。

  “神明是绝对存在的,也许你觉得你现在的行为是自己的意志,其实什么都不会改变。”大仓眼神变得有些涣散“不论什么,一切都是早就安排好的。不管我还是你。”他顿了一顿,倾身试图去拥抱丸山。

  “都是按着神明铺好的轨道前行的。”

  丸山无法赞同面前的大仓说的每一句话,毕竟按照他的说辞,所有的事都是必然的,人类的一举一动都被掌握在神明手中,心意和情感都是虚假的,因为这一切会自然而然的发生。

  无法忍受。

  “如果我现在吻你了,也是属于神明的计算之内吗?”

  大仓搂着丸山的脑袋,下巴一下一下的蹭对方柔软的头发。

  “总有一些事情,是在控制之外的。”

  丸山觉得心中似乎注入了碳酸汽水一样无比的酸涩,这一刻他感到自己胸背处有一个贯穿的孔洞,背部不停的吸入周遭物体,胸口吐出柔软的花瓣。处在贯穿中心的丸山思考是停滞的,无法从怀抱中脱出,也无法阻止接下来发生的事。

  或许他吐出的花瓣会将大仓淹没,或许他背部的孔洞会破坏一切。

  大仓大概是个神奇的人,丸山想着手去抚摸了胸口,那里当然既没有花瓣也没有孔洞。

  大仓拿开丸山的手换成自己的,把脸凑到丸山的面前,呼吸交缠在一起,好像要吻他,却又停滞不前。丸山平静的看着他色泽较淡的眼珠,最后大仓只是亲了他的下巴,温柔的摩挲了自己唇下那颗痣。

  “你是本来就喜欢男人?”

  “我只认识你,喜欢也只喜欢你。”

 丸山觉得被哄得有点发晕,大仓按住的那块胸口似乎又像被碳酸汽水浸泡一般酸胀,细密的冒着泡泡,想要吐出花瓣。他带着点故意用尖锐的犬齿去咬大仓的嘴唇。厚实的嘴唇非常好咬,如果对方不会因为觉得疼而不开心的怼了他好几杵子就更好了。

  手上有冰凉的触感,丸山看了一眼,是棒冰融化了……

  大仓不满的瞅着丸山说你看多浪费,还不如刚才给我吃了呢,还是你嫌弃我的口水啊,刚才也没看你这么嫌弃。就这么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说着说着自己停了下来,转过去留给丸山一个通红的耳朵尖。

  丸山心里咕嘟咕嘟冒着泡,觉得大仓有趣,处理了黏糊糊的手后,坐下和他一起打别的游戏。

  转眼间已经夏末,天气渐渐凉爽起来,丸山爱上了喝冰箱里沁凉的可乐,关掉冷风,稍微享受着捎来北方凉意的风,闻到隔壁传来的香气猜想今天的晚饭是什么。

  和大仓相识的这个夏天,丸山闭着眼睛思考着,莫名其妙的成为了恋人的关系,这个总是因为自己一发技笑的打滚又爱欺负他的人,偶尔也会因为自己露出可爱的表情。

  “maruchan,今天晚上吃完饭去散步吧,好久没去了。”大仓塞的一嘴食物咕咚一下咽进去说道。丸山属于吃饱了就不想动弹的那类型,拨楞着碗里那颗青豆,专注的看着假装没听到。

  “去吧,maruchan我保证是最后一次啦……”大仓本来想吼他,但是看丸山先生那个油盐不进的样子决定改成温和派。果然丸山慢悠悠的抬起头一脸犹豫的看着他,抿着嘴睁得大大的眼睛总感觉像什么小动物。大仓心底泛着水波,突然很想去握他的手然后摸摸他的肚子抱住他。

  两个人走到桥边大仓非得说脚疼腿疼屁股疼脑袋疼总之死活要休息,并且嚷嚷着要喝可乐,打发丸山赶紧去。丸山从不远处的贩卖机那边拎着可乐往回走,一边心里嘀咕着再有下次我就……然而并没想出来要把大仓怎样。

  绝对是给他惯坏了。丸山气呼呼的想着。

  两个人就这么坐在草坪的斜坡上吹风,大仓摩挲着那罐可乐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丸山瞅瞅大仓又看看天空,没有多少星星,也没有什么云,风很柔和晚上很凉爽现在很悠闲喜欢的人在身边,丸山觉得有点幸福……

  “和maru在一起的这个夏天我觉得很开心。”大仓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丸山半眯缝着眼睛往大仓身上一靠,感受到边上恋人体温一下子上升了,虽然是夏天,但是也舍不得挪开丸山的大仓偷偷用可乐去冰丸山的脸,被丸山一下握住手,索性一个翻身给丸山压在下面。

  你又觉得自己行了?丸山懒洋洋的躺着抓了一把大仓的胸。大仓抖了一下后狠狠的拿两只手报复回去,我行不行你还不知道吗?充满了暗示性的话让两个人都红了脸却又都不服输的互瞪着。这场无声的互瞪大赛最后以大仓使劲亲了丸山,丸山又用力揉了大仓屁股而演变成了相互纠缠在一起的场面,看起来一时半会儿是无法结束了。

  丸山舒服的往大仓身边一蹭,后者睡得正香闭着眼睛哼哼唧唧的挪了挪给他腾了个地方。

  啊,感谢神明,感谢夏天的馈赠。唯物主义者丸山先生看着自家男朋友的睡颜发出了心底里的呐喊。伴随着夏天热浪到来的大仓忠义此时睡得不省人事却打了个喷嚏。

===========

大家好,第一棒是我>////<

宣传一下二人花群,希望有更多的同伴能和我们一起交流二花❤一起吃糖一起吃粮^q^

群号:553021292

  

 
 
评论(21)
 
 
热度(62)